LUCKY(青黑)第2章

青峰有的时候会承认自己有些愚蠢,比如现在听到台上的“高野”从容地开始解释正牌教授租的车如何抛锚在来的路上,所以在教授来之前由自己先进行简单讲解,并礼貌地对自己的身份表示歉意:“修士[1]第一年能够随老师出行已经十分意外了,成为高野先生的学生真的是十分幸运的事,虽然在国内有担任助教的经验,但是能用英语和大家说话像是在做梦一样。”这收获到了几枚善意的口哨声。

所以世界上哪里来一模一样的表亲戚,这明明就是阿哲。可是他怎么会一声不吭跑到美国来,还是杜克,再怎么样都应该和自己说一声啊?又不是没有给他自己的手机。

关于这点青峰一直很郁闷,在国内读书时的友人自从六年前来美国开始就没怎么联系过自己,五月现...

LUCKY(青黑) 第1章 (客串的世初 一切都是误会)

清晨的森林还盘踞着雾气,迷迷蒙蒙得遮拦着远方哥特式的建筑,标志的教堂尖顶都看不真切,但是夏日里安定的绿却逐渐区分出了层次,吸一口水汽,大概可以把松针、花粉、松鼠的尾巴毛一并吸入体内。

漫步道上有一个明显是在晨练的学生,上身只穿着一件tank top,不是太紧身的款式,却能够看出肌肉的线条,明显是训练过的。腰很长,腿也不短,可以在每一步往前的时候迸发出力量。看身上的汗水应该是已经跑了很久了,速度却不见减,也没有疲乏的样子,不如说那副表情空白到把六点在十几度的空气里跑圈看成和吃饭喝水一样的日常。

只要稍稍关注一点校队动态的人就会知道,这个亚洲面孔刚刚从板凳队员被教练提拔成首发,大概是因为前段时...

脑洞预告/求助/青黑/我还没想好题目

啊我想写一篇让他们好好谈恋爱的日常系文章……不要再突然消失或者突然be了。

设定是“在蓝魔队打球的大学生青峰”和“访问学者黑子君”:)

但是就出了一个问题……就我是个篮球白痴,但是查了一下美国大学的招生规定,想让青峰在强校(杜克的话是DivisionI)打NCAA的话,

他要么是

在美国上满四年高中,然后类比中国大学招体育特长生那样被特招进去(这意味着要抛弃他们高中相杀和复婚的情节……其实内心是拒绝的)

要么是

和正常留学生一样考进去,然后加入校队(可是青峰那个成绩……突然学霸??)

或者是

简单粗暴的抛弃原著设定,直接让他们从初遇开始搞:)

↑↑希望可爱的你们看到后看看...

Stimulant Chapter4 (完)(青黑/年下/大概算双结局)

Chapter4

当曾经的法医不再是法医,曾经的刑警不再是刑警的时候,深蓝的发色因为岁月一天天向浅蓝接近,而苍白的肤色因为阳光一天天向黝黑靠拢,他们之间再也没有像最开始那样的界限,甚至连身高和年龄的差距都可以在漫长的年岁里显得相差无几。

这些苍老和美好,脆弱和搀扶,都是不知道哪年哪月的后来。


黑子从来没有想过这些可能的未来。

直到发现还有人会在乎,在他自己都不在乎的时候。

Empathy,共情,这种与生俱来的对他人——对被害人或加害人的感同身受,是他事业的助力。然而在一些极端的情况下容易把他牵扯得过深了,就像那次跳下去的时候,他好像真的跨过了某一条界限,那边的一切都是...

Stimulant(青黑/年下/让黑子尝试着撩一撩) Chapter3

Chapter3

仍然是,

阴冷的冬日;

每次离开暖气,

都反复默念西风颂,

直到再次进入有暖气的环境;

这个月就要满三十岁的黑子,

在今天的电梯里,

也是一样的,

无奈。


以奇怪的断句回想着昨晚睡前看到的对现代诗歌的讥讽的同时,黑子仍然需要忍受来自于那个皮肤焦黑的后辈的视线。被盯着的感觉一直都不是太让他习惯,说到底这小子盯上自己到底是天赋异禀还是别有用心。自己已经不是个多年轻的人了,并没有和什么器大活好的男青年干柴烈火来一炮的欲望,反而对柴米油盐的追逐更美好一点。

虽然是这么想的……但是以自己的职业也很难找到什么伴侣吧,不管是男性还是女性,摸过尸体的手总...

Stimulant Chapter2 (青黑/年下)

Chapter2

青峰现在一点都不打算继续向那位所谓的前辈进行“谄媚”了,起码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即使他以前的态度实际上只停留在普通人之间正常交流的级别。但无论如何,对方在自己英勇地在冬天跳到刺骨到快要结冰的河水里又费力的把他从死亡边缘扯回来之后竟然一点回馈都没有——[这完全是在挑衅本大爷]。

偶尔在警局的电梯里碰到他,也假装什么都看不见好了,反正其他一起乘电梯的人也从来不在没有撞到黑子的情况下和他打招呼,好像他们是真的没看到一样。像这种靠和自己完全不一样的性格还能得到所有人的无视也是挺厉害,是干了多少得罪人的事啊。


不过上次那具奇怪的尸体倒是在黑子那里从不属于解剖学的角...

Stimulant(青黑/短/年下/想要一个会撩的黑子)

前言

本来以为上了大学会很轻松当初才开了第一篇文……没想到忙成狗ˊ_>ˋ

最近太压抑还是想写点短篇自己看,虽然感觉黑篮的圈子也是慢慢冷掉了。

如题,想要一个会撩一点的中年黑子,不知道能不能成功就是了。


*** *** *** *** 分割线 *** *** *** *** *** 


天气冷得像是要把鼻子冻掉。


黑子先生牵着黑子二号在不宽的河坝上走,一直走到正中间才停下来。一切看起来都不美好,应该说是秋天之后就荒芜了的草地和冷灰色的河水衬得本来就黯淡的...

代代木二丁目(青黑) 十八(完)

十八


夏日六点半的街角,残存的一点薄雾也在渐渐强烈的阳光下退散,不知名的灌木结出不知名的浆果,反射出诱人的色泽。

一只哈士奇好奇地伸出水灵灵的舌头,还算灵巧地卷入一簇红色的果实,慢慢地研磨。一个高大的男人从刚刚哈士奇拐过的街角转出来,勃颈上搭着一条白毛巾,他只低头看了正在把果子往外吐的狗一眼,脚步却毫无停顿,速度也没有任何变化,直到他来到一幢红顶的房子的院门前才停下,蹲下接住扑过来的哈士奇。


哲也二号进屋后仍旧围着自己的主人转,他想要一些吃的,在早间例行的慢跑之后。近来每天他都会尝试一种果子或者树叶的味道,显然那些植物都...

代代木二丁目(青黑) 十七

十七


表象小学二年级的黑子哲也其实差不多知道自己是什么了,说真的,他从来没有相信过青峰的座敷童子论(或者紫原的有丝分裂论)。


火神看到自己的那天,他在一时的乐极生悲过后就迅速冷静了下来,找到了去年暑假青峰给自己看的那张照片——胆小鬼言之凿凿的幽灵照片。他当初只是小小地吐槽过头发的颜色,现在却能发现,除了绿间、青峰、桃井,那一头冰天雪地里燃烧着的红发的主人,是同样穿着滑雪服的火神。

而黑子对火神分叉的眉毛的熟悉感和他对青峰家地下室的那个不倒翁的熟悉感是十分接近的,他当初和赤司说过那不叫记忆,但事实上黑子认为这种感觉是他和现实间可靠的联系——他见过他们。

这...

代代木二丁目(青黑) 十六

十六


“抱歉,我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完全接受这些事。”餐桌上多出来的那个赤司家的权威人物这次带来了完全颠覆黑子认知的消息,以至于黑子面对像是用来安抚自己的香草芝士蛋糕没有任何胃口。

他体会得到那种方式是完全善意的,而且放到当时的环境下也难以找到比它更为智慧的解决方式。让他难以接受的是自己从未有过丝毫的怀疑,他对于自己的父亲没有任何的记忆,没有怀念过,甚至没有梦到过。他和赤司征臣的计划没有偏差,他们希望失去记忆的黑子能够不为自己认为从未见过面的父母而感伤,希望能够通过谎言和陪伴来减轻他的孤独,然后赤司们一如既往地成功了。


现在黑子翻着那本赤司拿来的相册,看着...

© John|Powered by LOFTER